2017-06-28

美的标准是不存在的


「绝对的美的标准是不存在的,并且也不可能存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人们对美的概念无疑是在变化着的。」 柏拉图或许会对普列汉诺夫的这个观点不置可否。作为开启美学探索的先驱,柏拉图将美与具象的美拆分来阐释,他认为美这个概念本身是绝对的,永恒的;而具象的美则是相对的,是辩证的。


我们今天不讨论美的标准,只是聊聊为何对于审美,会在大众舆论中分出「优劣」。我们总是对艺术审美与设计审美寄予厚望,却对其他形式冠以平庸甚至低俗的标签,甚至在某种特殊语境下还发明了一个新潮的词:直男审美。


理智来说,每个人都有判断美丑的权利,然而为什么我们会对某种倾向性嗤之以鼻甚至冷嘲热讽,以至于我们提及直男审美,往往跟上的描述就是「要命啊」。如果我们细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意识到一件事,它之所以能成为共性,一定有其合理性。


当我们放下刻板印象来看「直男审美」,我们会发现并不能将它直接等同于低俗审美。它从本质上是一种基于男性视角的去复杂化的审美模式,这种模式从主观上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在最核心功能诉求上,而选择性忽略或模糊其他与该最核心功能不相关的因素。比如,衣服。它的最核心功能是保暖,那么直男审美将更倾向于关注冬暖夏凉的需要,至于材质的差别、颜色的差别、细节饰物的差别,离这个需求越远就越不容易被考虑。再比如,电脑。它的最核心功能是计算应用,那么直男审美最首先关注的是配置参数及其所代表的效率与速度,至于它的外观、它的轻重、它所竭力营造的某些精神气质,他们通通不在乎。正因为如此,他们往往人为去除那些被赋予了创意、想象、情怀、乐趣、艺术这些我们渴求与向往却不太「实用」的精神与价值,单刀直入地直击事物本质。


也正因为此,对于一些可感知的、可识别的、可计算的功能,直男审美其实比其他审美方式都显得更加直击要害更加有效率。然而对于一些感性的、需要创造力的、依赖直觉的衡量标准,直男审美就往往显得格格不入了,或许这才是它为人诟病的原因。它某种程度上牺牲了美学多元论,漠视多样化的声音与追求,坚定而明确地相信自己的判断与推论。换而言之,直男审美真正被揶揄的,并不是它南辕北辙,而是情趣缺失。而它之所以如今被放大被关注,恰是因为我们已经脱离了功能时代,进入了设计时代。我们的确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更渴求设计审美。


我们并不想把「直男审美」放在「设计审美」的对立面,而是把它作为一个起点,甚至很多时候作为一个重要基础。所以,更确切地说,从直男审美到设计审美,并不是颠覆,而是进化。

比如,电脑。功能仍然是永恒的需求,即便是设计师,仍然需要它在响应速度与处理细节上表现优秀,所谓慢(比如软件开启运行慢)、卡(比如批量操作明显卡顿)、顿(比如图形渲染预览长时间等待)三大痛点本质上都是对硬件的考验,无疑在这个领域直男审美可以发挥其最大优势。



对主频、线程、显卡、存储等种种技术描述与参数数据正是直男审美的燃点。然而如果试想去把它往设计审美上进化与引导,我们所关注的便是它在参数组合的效率表现之外的思考,比如它的尺寸与重量如何可以更好地融入日常生活的移动应用场景,它的外观是否跟上了时代的审美,甚至还有更微妙的,它在计算机处理上是否可以更好地捕捉与还原操作者脑中的艺术灵感与创意火花。这些都不是可以通过公式计算得出的。


荣格曾经提出过两种潜意识原型:阿尼玛(ANIMA)—男人身上的女性特质,阿尼姆斯(ANIMUS)—女人身上的男性特质。意识中阿尼玛的存在,便是创造力的存在,对情绪与美的感受格外敏感的设计师,深受其意识中的「阿尼玛」的影响。如同歌德在《浮士德》结尾处写下的:永恒之女性,接引我们向上。我们是不是可以大胆地做一个类比,从分析心理学的角度看来,设计审美与直男审美,两种审美之间最根本的差距,或许正是意识中的「阿尼玛」。它潜伏在我们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深层,左右我们的思考逻辑与判断维度。正如一位优秀的设计师,需要将无意识层面的「阿尼玛」代入意识,进而将心中的理想之美具象化为作品。



如若我们仍以电脑举例,这种不易感知却又始终发挥某种牵引力量的内在因素就像英特尔芯片一样。我们都知道「Intel Inside」是一个给人以安全感的信号,然而它究竟如何发挥作用似乎十有八九无法回答得十分清晰。这在某种程度上与「阿尼玛」有些相似之处。荣格认为「阿尼玛」发展有四个不同的层次,他命名为「夏娃」、「海伦」、「玛丽亚」和「索菲亚」,四个不同阶段代表着不同的需求,从生存与安全,到情感与情欲,到尊重与神性,再到灵感与智慧。它们组成「阿尼玛」的具象之路,而最终的「索菲亚」正是内在的创作源泉。这种进化由不得人按部就班地进行升级,却很微妙地带领着人们不断往更高层次的精神层面与审美追求的攀升。这样去理解「Intel Inside」似乎也能够具象一些,它首先成为构筑基础功能的硬件(「夏娃」),然后在满足使用者最本能的需求上给予充分的支持(「海伦」),包括使用表现的改进与使用习惯的配合等,随后便进入到更高层次的输出(「玛丽亚」和「索菲亚」),通过对「人机合体」的研究让硬件洞悉到人性,激发并具像化创造力,这种将操作者「脑海之灵感」磨合呈现的过程就好像是唤醒阿尼玛的过程。这也就好理解英特尔七代酷睿作为「阿尼玛」在联想、惠普、戴尔等这些品牌身上所带来的审美进化。例如惠普 EliteOne 800 G2 V5E64PA设计师一体电脑机,内置第七代智能英特尔®酷睿™处理器的全新电脑,拥有超高主频。整体系统性能强劲提升,专注专业图形及视频处理,爆棚性能,高效处理,让你天马行空的创意自由挥洒。这些首先满足了直男审美的燃点,然后在无法触摸的细节里拔高输出表现,焕发出完全不同的审美情趣与艺术表现。


当然,荣格的原型意向本意并不在说这件事,但它可以帮助去理解某些难以名状的微妙演进过程。我们大可不必急于对直男审美失望或者鄙夷,他们往往很有效率地帮助我们解决最本质的问题,再加以进化与提高,就会进入完全不同的审美境界。警觉并学会调动看不见的阿尼玛,或许是一个好办法。


原文http://huaban.com/intel/at08.php